颜玩是朵花

瞎瘠薄乱写文,随心所欲

这里颜玩,请多指教

绿黑【无题】

瞎瘠薄乱写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藤卷



千寻在那道墙里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他手上缠着绷带,还时不时的拿着一些奇怪的东西,时常说着“尽人事,听天命”的类似于神棍的话。 

这个大叔没出来祸害别人真是太好了。千寻在背后默默吐槽。


近几天天气很不好,厚重的乌云相互挤压着,半点光都见不到。 

这天千寻也一如既往的翻墙来找绿间。但她没看见绿间,往常这个时候他都会在这里打理花草。 

灰溜溜的从前门穿过房间,千寻看到了一张照片。那是绿间和一个很漂亮的人的合影,他有着一双如天空一样的眼睛,他就这么轻轻的笑着,让人如沐春风。 

压下心中的疑惑,千寻来到了后门的院子里。这也是她第一次来到后院。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的到来,绿间侧过头去就看见了猫着腰准备吓他的千寻。 

有种被人抓包的尴尬,千寻哈哈的笑了两声快速的坐到了绿间身旁:“大叔你在看什么啊?”“天空。”绿间言简意赅的回复了这两个字便不再说话。 

短暂的沉默以后,千寻率先打破了沉默:“大叔,你房里那张照片里的人是谁啊?”后背僵直了一下,绿间没有接过话茬。 

“我和他一点也不和,”仿佛酝酿了很久,绿间连说出的话都显得沉重,“那个人总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明明小小的一个人却比任何人都要坚强。我拿他没办法。” 

听到绿间坦白的说出了长长的一段话,千寻笑成了一朵花:“那那个人现在在哪?”绿间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乌黑的天空。 

千寻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哽着,她想,绿间一定爱死了那个人,否则照片里的他就不会笑得那么宠溺,就不会在下雨天望着天空发呆。 

他那么爱一个人,可是那个人不在了,他被埋在了土地里,花草在他的坟上疯狂生长发芽。


下了很久的雨总算停了下来,而这天,绿间从那道墙里出来了,他拿着一堆行李,准备离开这个小地方。 

千寻知道,绿间这一次出去,是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绿间先生,我可以知道那个人的名字么?” 

“他叫黑子哲也。” 

“你爱他吗?” 

“很爱。”


放晴了,天空湛蓝得如同那个人的眼睛。


评论
热度(10)

© 颜玩是朵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