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玩是朵花

瞎瘠薄乱写文,随心所欲

这里颜玩,请多指教

赤黑【与君绝】

BE,帝王赤×军师黑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藤卷



“哲也……”闪雷把静谧的黑夜惊醒,初春的第一场雨略带凶猛之势砸向了洛山城,黎清宫外的梧桐树被大雨压弯了枝丫,在雨雾里,这所县城愈发的冷清凄凉。黑子正在黎清宫内修整仅有的几株海棠,英俊的青年靠在门外,雨打湿了他的半边衣裳,听到青年叫自己,黑子转过头去看他,青年彼时正看着星空,眼里的骄傲和猖狂早已被时间磨损得黯淡无光,许久,青年终究是咽下了口中的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声叹息。黑子心中一惊。


 


帝光四年,西域崛起的新秀城凛以迅雷不及耳目之势侵占了奇迹之国内的秀德城和海常城两大城池,这所曾经被人唾弃的异域城邦仅用了几个月时间便将两座富饶土地夷为平地,那之后再未有人敢瞧不起他们。


那之前奇迹之国还是一个樱花竞相开放的国度,花朵争奇斗艳,国民们踏着新一天的第一缕阳光去赶集,全城好不热闹;少年们也依旧还是少年,朝气蓬勃,身上带着未脱的稚气。彼时未来的城主们还是小孩,他们正在海常城内的紫荆市集里玩耍。为首的两个靛发和黄发少年正在吵架,吵闹的声音引起了绿发少年的不满,他右手捧着一个花盆,看起来滑稽又不和适宜,后方的高个紫发少年叼着桂花糕,他用那含糊不清的话语嘲笑着绿发少年。但这些闹剧都在一个名为赤司征十郎的红发少年的狂躁中停了下来。


在赤司连连叫了好几声“黑子”都没人回应后,他变得有点烦躁:“绿间,黑子去哪了。”绿发少年捏着花盆的手已经暴起了青筋,却依然心平气和的回答道:“可能是落在后面了,紫原,你去看一下在不在。”桂花糕已经吃完,一脸吃不够的紫发少年在一个奴隶贩子的摊子前发现了黑子,蓝发蓝眸的少年正站在一个暗红色头发的少年面前,笑得温柔。暗红色头发的少年不知道这个改变他一生的蓝发少年是未来奇迹之国的第一军师黑子哲也,就像黑子哲也不知道对面的那个被他救下来的奴隶是将来叱咤风云的城凛大将火神大我一样。命运就是这样的捉弄人。


让我们把时间推进几年。奇迹之国翻天覆地。此时少年们都已脱了稚气,他们继承了自家父母的官职,在为自己量身定制的位置中,所向披靡。而黑子现在只是赤司身边的一个随从,拿着那稀薄的俸禄,还要负责他的吃喝穿住。许多时候黑子都是在藏书阁里面,红发的少年现在“不闻窗外事,只读圣贤书”,偶尔,还会拉着黑子一起谈论书中的问题,俨然一副“昏庸皇子”的模样。但是黑子知道,他不可能这么碌碌无为,赤司的野心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他要得的,绝不仅仅于几寸领土。




自从桐皇城陷落之后,京城里的人就惶恐不安起来。他们唯恐阳泉城这个被誉为“最结实的城墙”也会被攻陷,只要顽固的城墙被打破,那么他们就显得岌岌可危。早已因为战争而损失了大量人口的奇迹之国经不起这般折腾了。


茶叶渐渐的沉底,黑子望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想起了赤司。几天前赤司就出发去了阳泉城,虽说现在城凛尚未有任何攻打阳泉的消息传出,但他感受得出来,这个国家的人已经焦躁起来了。有了前几次的败仗,百姓们多多少少会丧气起来。赤司正是察觉到了这个才赶去阳泉城援助的。


自打黑子懂事以来就一直在赤司的身边,如今他留黑子一人在洛山城内,黑子多多少少会有些不习惯。黑子知道赤司是王,无论战局如何,他都必须要站在百姓面前,鼓舞人心。


无论最后是胜是败,黑子都会站在赤司这边,荣辱与共。




帝光五年,阳泉城遭到城凛猛烈攻击,最终寡不敌众,惨败于城凛手中。而赤司作为奇迹之国的王,战死沙场。城内一片荒芜,到处都是士兵的尸首。


战败的消息传到洛山城时,城凛的兵马早已到达。黑子亦如往常一样在院中修理花草,后边的城凛就打翻了器具。高大的男子坐在厅前,看着前面被扣押的蓝发青年,他的身上还沾着泥土,突然感到一丝悲凉:“数年前你将我从奴隶手中救了出来,今天为了报答恩情,我会放了你,但如果你愿意留下来辅佐我,也可以。”


厅内一派寂静。蓝发青年直勾勾的盯着火神,很久才答道:“你不必可怜我,要杀便杀,要剐便剐。我既然身为这个国家的一员,那么便要随他们而去!”说完,黑子笑了。火神知道他是不会认输的,数年前黑子不顾赤司的反对硬是将他救下来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笑的。


他这一生会辅佐的君王,永远只有赤司一个。


没有了赤司和他们的世间太痛苦了,黑子宁愿选择下去陪他们。








我觉得我写的根本不是文章了QAQ


其实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想表现黑子和赤司的至死不渝的(不是,但是被我写得一点也没有这种感觉了啊哈哈哈哈哈


因为在我看来黑子是一个很温油很爱自己队员的人,所以我觉得如果大家因为战争而死去的话,黑子大概也会毫不犹豫的去陪他们的吧【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这个作者废话好多


最后还是感谢大家喜欢这篇文么么扎~


评论
热度(14)

© 颜玩是朵花 | Powered by LOFTER